澎湃S2曝光:2018年夭折 米粉惋惜

发稿时间:2021年05月17日 22:00

12306天津要求危化企业完整记录数据并异地备份 林志玲夺冠POp2Q中小团队做啥游戏有机会?雷霆20款新老游戏圈出重点

http://img95.699pic.com/photo/40156/5981.gif_wh300.gif?48788

    参考消息网2月24日报道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2月13日发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荣誉教授休·怀特的文章称,美国不应因台湾问题向中国开战,而无论美国是否开战,澳大利亚都最好不要卷入。参考消息网编译全文如下:

    保罗·迪布最近在“战略家”博客上撰文称:如果解放军攻打台湾,而美国不对北京开战,那么美国在亚洲的战略地位将遭到致命削弱;如果澳大利亚也不对华开战,那么我们与美国的联盟也将遭到致命削弱。他的结论是:一旦北京“无缘无故”攻打台湾,美国应对华开战,澳大利亚也一样。

    在我看来,迪布的假设是正确的,但结论是错误的。不援助台湾会严重削弱、甚至毁掉美国在亚洲的地位,而如果澳大利亚不支持美国,它与美国的联盟即使不毁灭也会受到严重削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或澳大利亚就一定要对北京开战才能“协防”台湾。

    这取决于谁能赢得战争。与所有战争一样,这样一场战争需要权衡各种不确定因素,但是至少可以认为美国几乎不可能以低廉代价迅速取得对华战争的决定性胜利。美国军力确实非常强大,但中国的军力,尤其是其阻挡美军海空力量接近的能力已迅速发展,且势头猛烈。

    中国还具有地理位置与决心的巨大优势:台湾离中国大陆比美国近,对中国人也更为重要。任何希望美国借助核力量将天平拉向美国一方的愿望都将遭到北京的相应还击,而美国领导人在决定开战时至少必须考虑北京针对美国城市发动核反击的风险。

    华盛顿和堪培拉在审议开战时必须考虑这些严峻的事实。这些事实意味着两国的选择不会是迪布建议的那种简单决定——或是选择开战以维护美国领导的亚洲秩序,或是选择退出并摧毁这种秩序。美中之间旷日持久、代价高昂且一时难分胜负的战争至少将摧毁地区秩序,因为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不可能经受对华战争的考验。

    极有可能,它将导致美国退出亚洲,一如美国在中东展开的旷日持久、胜负难分、但代价不那么高昂的战争导致它退出中东一样。若真如此,澳大利亚与美国的联盟也将落败。因此,华盛顿面临的真正抉择就是:要么与中国开战,放弃亚洲的地位;要么不与中国开战。鉴于与一个核大国开战的代价与风险,不难看出美国应做何选择,而我认为美国很可能会选择不开战。

    迪布的反驳是:冷战时,美国为了将西德从苏联手中“解救”出来,曾经愿意打一场核战。但是,这种论点只有在一种前提下才有说服力——中国对美国构成的威胁需要堪比冷战时的苏联。冷战时期,美国担心苏联实力增强危及美国自身的生死存亡,美国领导人和选民因此愿意承受核战争的风险,以达到遏制苏联的目的。我认为中国今天并未构成类似威胁,这就是我认为美国不应因台湾问题而与中国开战的原因。

    但是,美国人认为当今中国构成类似威胁吗?这其实是个严肃的问题,需要密切关注。截至目前,美国人看起来并不这么想。尽管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及其他人近期发表强硬言论,可是没有一位美国政治领导人试图说服美国人应愿意与中国打一场核战。实际上,美国在2018年《核态势评估》中提出的政策甚至未承认美国可能遭到中国的核力量袭击。明智的做法是,在美国人明确表示愿意冒险与中国打一场核战之前,不要假设他们愿意。

    如果这个观点不对,美国选择开战,我想澳大利亚显然也最好不要卷入。我们应从伊拉克战争中吸取教训:在一场打不赢的战争中支持盟友毫无意义,而这一次风险更大。

    最后,还有一个小问题。我们按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美国安全条约》所承担的义务是否包含台湾?这并不像迪布所言的那样明确。无疑,华盛顿认为“包含”,而且一旦发生冲突,他们显然希望我们支持美国。对于当代决策者而言,这事关重大。如果不支持美国,美澳联盟将遭到致命打击。

    但是,就条约本身内容而言,这个要求并不明确,至少从最具权威的相关法律专家——J·斯塔克在其《澳新美安全条约联盟》一书中的解读来看,是这样的。他说,按照条约第四条“太平洋地区”的内容来看,显然不包括台湾,澳大利亚不希望把它包含在内。(编译/郑国仪)

每经记者李可愚每经编辑陈旭

6年累计减少贫困人口8239万人、建档立卡贫困村从12.8万个减少到2.6万个、贫困发生率从10.2%下降到1.7%——从2012年到2018年,我国在脱贫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2月20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欧青平介绍了脱贫攻坚工作有关情况。

从此次吹风会公布的数据来看,当前我国脱贫攻坚重大战役已进入决战期,正在为实现“到2020年确保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的整体目标而全面冲刺。

农村贫困发生率降至1.7%

近年来的脱贫攻坚工作,具体取得了哪些实实在在“可感”的成果?20日的吹风会所披露出的一组数据,全面展示了6年来脱贫工作的整体进展。

据欧青平介绍:“我国农村贫困人口从2012年底的9899万减少到2018年底的1660万,累计减少贫困人口8239万人,贫困发生率从10.2%下降到1.7%,减少了将近9个百分点。建档立卡贫困村从12.8万个减少到2.6万个,有10万个贫困村已经脱贫退出了。全国832个贫困县已经有153个宣布摘帽,2018年预计还有280个左右要脱贫退出。”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经过简单计算后发现,根据发布会提供的数据,6年来完成脱贫的人口,约占2012年底农村贫困人口的83.23%。也就是说,在极短的时间里,我国已有超过八成的农村贫困人口摆脱了贫困。

在脱贫攻坚已取得重大进展的背景下,我国的扶贫工作依旧没有松懈,并保持着令人惊叹的高速度。欧青平表示,2018年是脱贫攻坚三年行动的开局之年,经过各方的共同努力,当年共减少贫困人口1386万人,贫困发生率也比2017年下降了1.43个百分点,连续6年超额完成千万以上减贫任务。

如何判断贫困人口成功实现脱贫的?对此,欧青平在吹风会上解释称,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明确了解决现行标准下贫困人口的脱贫,它的标准就是“两不愁三保障”的目标任务要实现。“两不愁”,就是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就是基本医疗、义务教育和住房安全有基本保障。

未来重点在深度贫困地区发力

近年来,在贫困发生率大为降低、贫困人口大为减少的同时,我国还存在着一些深度贫困地区,例如通常为人所熟知的“三区三州”等。这些地区如何如期实现脱贫攻坚目标,成为此次吹风会上的一个重要话题。

针对有记者提出的关于深度贫困地区扶贫攻坚工作的话题,欧青平回应称,2018年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取得了明显进展。“经过一年的努力,‘三区三州’贫困人口共减少了134万,贫困发生率下降了6.4个百分点,降幅比西部地区平均水平快了3.3个百分点,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个百分点。这几个数据充分体现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记者也发现,2月19日晚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也强调,聚力精准施策,决战决胜脱贫攻坚,主攻深度贫困地区。

文件明确,瞄准制约深度贫困地区精准脱贫的重点难点问题,列出清单,逐项明确责任,对账销号。重大工程建设项目继续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特色产业扶贫、易地扶贫搬迁、生态扶贫、金融扶贫、社会帮扶、干部人才等政策措施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各级财政优先加大“三区三州”脱贫攻坚资金投入。对“三区三州”外贫困人口多、贫困发生率高、脱贫难度大的深度贫困地区,也要统筹资金项目,加大扶持力度。

  

来源:administrator  责编:热播